徐光宪:每次选择都因祖国的召唤

  “去年‘五四’座谈,徐先生穿着一身唐装,被人搀扶着进入会场,他身材略瘦但精神健朗。没想到,在又一个青年节到来之际,先生却离开了。”北京大学的一位学生回忆说。

  4月28日10时18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化学教授徐光宪于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95岁。

  北京大学化学与工程学院、中国科学院院士黎乐民教授如今已是耄耋之年,他是徐光宪最早的一批弟子之一。他仍清晰记得,1958年,徐光宪从北京大学化学系到技术物理系去开课,讲授核物理导论,“这是我第一次听徐先生的课”。

  “有一次我在图书馆看书,不知道怎么找文献,正好徐先生也在图书馆借书,我就去问他应该怎么找,徐老师热情地帮我。当时,我就觉得徐先生平易近人,后来就报考了他的研究生。”黎乐民告诉记者。

  黎乐民与徐光宪共事多年。他来自农村,读书时,徐光宪曾多次问他是否需要帮助。黎乐民并没有接受其物质帮助,“但是在精神上,在人品和学术水平上,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徐先生从没有跟我讲过什么大道理,但是他的行为影响我们很多”。

  “第一是为别人着想,乐于帮助别人和提携后辈学生。”黎乐民说,他是徐光宪的3名院士学生之一,加上1名助教,徐光宪共培养了4名院士。“这种情况很少,跟徐先生乐于提携晚辈、创造锻炼机会有关”。

  徐光宪常说:“我在几个领域的研究,都是团队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徐光宪与夫人高小霞共同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中国科学院屈指可数的“伉俪院士”。

  黎乐民印象最深的是徐光宪的勤奋。他常去找徐光宪讨论请教,每次到他家,都看见他正埋头做功课,“徐先生有个习惯,看书时经常会做笔记,做什么事情都要记下来,其实他的记忆力非常好。但是他总跟我们说,勤能补拙,要勤于动手”。

  “还有他的执著追求,坚持不懈,不怕任何困难。”说话的时候,黎乐民显得非常平静,在他面前的桌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对徐老的记忆。

  1940年,20岁的徐光宪考入交通大学化学系。1946年1月,他被母校聘为化学系助教。两年后,徐光宪赴美深造,并于1951年3月完成博士论文《旋光的量子化学理论》,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理学博士学位。

  当年,徐光宪即与夫人高小霞一同回国,双双受聘到北京大学化学系。在此后的一次采访中,谈及回国的原因时,徐光宪说:“因为抗美援朝已经开始,我是中国人,无论如何不愿留在一个和自己祖国为敌的国家中。”

  为适应国家原子能工业发展的需求,上世纪50年代末,北京大学成立原子能系(后改称技术物理系)。徐光宪从化学系调任原子能系,因此,转而研究核燃料萃取化学。

  1972年,经历“文革”下放后的徐光宪调回北大化学系,接受了一项紧急的军工任务——分离稀土元素中性质最为相近的镨和钕。52岁的徐光宪再次转变研究方向,进入稀土研究领域。

  此后,徐光宪将全身心投入稀土化学的研究之中。那时,中国的稀土资源储量虽居世界第一,但由于国内的稀土生产技术落后,只能向外国出口稀土矿和混合稀土,然后再进口稀土制品。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徐光宪开始挑战萃取法分离的国际难题,最终设计出一种回流串级萃取工艺,使中国从稀土资源大国升级为稀土生产和出口大国,改变世界稀土产业格局,被国际稀土界称为“中国冲击”。

  2005年,徐光宪联合师昌绪等14位院士,撰写《关于保护白云鄂博矿钍和稀土资源,避免黄河和包头受放射性污染的紧急呼吁》,两次上书时任国务院总理,并多次深入白云鄂博地区调研。这份紧急呼吁很快得到的批复,随后提出2007年开始限制稀土产量。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徐光宪曾表示:“强烈呼吁国家继续严格控制稀土开采量,特别是南方宝贵的中重稀土,建立若干中重稀土战略元素储备制度。”

  在整个学术生涯中,徐光宪发表了400余篇论文,出版了10本教科书及专著,并多次获得科学奖项。徐光宪曾于2008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并两次获得何梁何利科学技术成就奖。

  北大的普通学子,与徐光宪有接触的也并不少。2006年8月,徐光宪在北大未名BBS化学学院版面以“老顽童”的账号发表《分子共和国——开国大典》一文。随后,化学学院的同学响应号召,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分子共和国”趣味科普文学创作活动。一年后,帖文结集成书出版。

  徐光宪逝世后,许多北京大学学生发言留念。一位曾经有幸采访过徐光宪的学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印象最深的是徐老家满墙的书,“家里摆设简单,但到处都是书”。对于她几乎不懂的化学研究,徐光宪更是一点一点耐心讲解。

  “去年‘五四’座谈,徐先生穿着一身唐装,被人搀扶着进入会场,他身材略瘦但精神健朗。没想到,在又一个青年节到来之际,先生却离开了。”北京大学的一位学生回忆说。

  4月28日10时18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化学教授徐光宪于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95岁。

  北京大学化学与工程学院、中国科学院院士黎乐民教授如今已是耄耋之年,他是徐光宪最早的一批弟子之一。他仍清晰记得,1958年,徐光宪从北京大学化学系到技术物理系去开课,讲授核物理导论,“这是我第一次听徐先生的课”。

  “有一次我在图书馆看书,不知道怎么找文献,正好徐先生也在图书馆借书,我就去问他应该怎么找,徐老师热情地帮我。当时,我就觉得徐先生平易近人,后来就报考了他的研究生。”黎乐民告诉记者创富图库118心水论坛

  黎乐民与徐光宪共事多年。他来自农村,读书时,徐光宪曾多次问他是否需要帮助。黎乐民并没有接受其物质帮助,“但是在精神上,在人品和学术水平上,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徐先生从没有跟我讲过什么大道理,但是他的行为影响我们很多”。

  “第一是为别人着想,乐于帮助别人和提携后辈学生。”黎乐民说,他是徐光宪的3名院士学生之一,加上1名助教,徐光宪共培养了4名院士。“这种情况很少,跟徐先生乐于提携晚辈、创造锻炼机会有关”。

  徐光宪常说:“我在几个领域的研究,都是团队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徐光宪与夫人高小霞共同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中国科学院屈指可数的“伉俪院士”。

  黎乐民印象最深的是徐光宪的勤奋。他常去找徐光宪讨论请教,每次到他家,都看见他正埋头做功课,“徐先生有个习惯,看书时经常会做笔记,做什么事情都要记下来,其实他的记忆力非常好。但是他总跟我们说,勤能补拙,要勤于动手”。

  “还有他的执著追求,坚持不懈,不怕任何困难。”说话的时候,黎乐民显得非常平静,在他面前的桌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对徐老的记忆。

  1940年,20岁的徐光宪考入交通大学化学系。1946年1月,他被母校聘为化学系助教。两年后,徐光宪赴美深造,并于1951年3月完成博士论文《旋光的量子化学理论》,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理学博士学位。

  当年,徐光宪即与夫人高小霞一同回国,双双受聘到北京大学化学系。在此后的一次采访中,谈及回国的原因时,徐光宪说:“因为抗美援朝已经开始,我是中国人,无论如何不愿留在一个和自己祖国为敌的国家中。”

  为适应国家原子能工业发展的需求,上世纪50年代末,北京大学成立原子能系(后改称技术物理系)。徐光宪从化学系调任原子能系,因此,转而研究核燃料萃取化学。

  1972年,经历“文革”下放后的徐光宪调回北大化学系,接受了一项紧急的军工任务——分离稀土元素中性质最为相近的镨和钕。52岁的徐光宪再次转变研究方向,进入稀土研究领域。

  此后,徐光宪将全身心投入稀土化学的研究之中。那时,中国的稀土资源储量虽居世界第一,但由于国内的稀土生产技术落后,只能向外国出口稀土矿和混合稀土,然后再进口稀土制品。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徐光宪开始挑战萃取法分离的国际难题,最终设计出一种回流串级萃取工艺,使中国从稀土资源大国升级为稀土生产和出口大国,改变世界稀土产业格局,被国际稀土界称为“中国冲击”。

  2005年,徐光宪联合师昌绪等14位院士,撰写《关于保护白云鄂博矿钍和稀土资源,避免黄河和包头受放射性污染的紧急呼吁》,两次上书时任国务院总理,并多次深入白云鄂博地区调研。这份紧急呼吁很快得到的批复,随后提出2007年开始限制稀土产量。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徐光宪曾表示:“强烈呼吁国家继续严格控制稀土开采量,特别是南方宝贵的中重稀土,建立若干中重稀土战略元素储备制度。”

  在整个学术生涯中,徐光宪发表了400余篇论文,出版了10本教科书及专著,并多次获得科学奖项。徐光宪曾于2008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并两次获得何梁何利科学技术成就奖。

  北大的普通学子,与徐光宪有接触的也并不少。2006年8月,徐光宪在北大未名BBS化学学院版面以“老顽童”的账号发表《分子共和国——开国大典》一文。随后,化学学院的同学响应号召,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分子共和国”趣味科普文学创作活动。一年后,帖文结集成书出版。

  徐光宪逝世后,许多北京大学学生发言留念。一位曾经有幸采访过徐光宪的学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印象最深的是徐老家满墙的书,“家里摆设简单,但到处都是书”。对于她几乎不懂的化学研究,徐光宪更是一点一点耐心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