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百一十九万七千四百八十一

  “到了。”于苍凉的风中,乔修亚摘下兜帽,在马背上眺望远方,他拍了拍身下这头快要吐白沫的可怜畜生的脑袋,然后对着眼前隐于风雪中的大埃阿斯山脉感慨道:“十七天。”

  自听闻凛冬伯爵身亡后,他从西北平原出发,经过整整十七天的孤身疾行,乔修亚终于穿越了帝国地广人稀的北方领土,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翻身下马,乔修亚让这都快要虚脱的马儿稍稍休息一会,自己蹲下身抓了一把冰雪:“看样子是第一场雪,雪层还不厚,不影响行动。”

  涌入肺部的是凛冽北风的气息,它来自于遥远的极北冰原,经过遍布碎冰的茫然海,带来寒冬的味道,清冷的感觉让躁动的心慢慢平静。

  贝鲁奥·德·拉德克里夫,此身的父亲,一个强硬顽固和石头样的中年男人,他在乔修亚的记忆中并没有占据太多的位置,相比起威严的领主大人,和他相处最多的还是家中的老管家和各位家族骑士,至于母亲,早就在许多年前去世,死因是一次无法挽回的风寒。

  虽说是一个不怎么称职的父亲,但听见他身死的消息,乔修亚心中还是生出了无比的愤怒,但随后他就冷静了下来。

  男人的词典中不需要这个词汇,而且自从知道镇守之地异变的那一天起,这种可能性就在乔修亚的脑海中徘徊,这次只是最坏的结果发生了而已。

  为了履行责任而死,是战士最为荣耀的终结,对于那个石头一样的顽固男人而言,或许这样的死亡是梦寐以求的吧?

  乔修亚想起了那个阴天,娜亚要塞上的激战和从背后刺来的水银之刃,最为怨毒的诅咒涌入身体,从根源处瓦解自己的力量。

  而在老伯爵死后就立刻跳出来,趁着乔修亚不在迫不及待想要抢到爵位的那个叔叔,毫无疑问也是背叛者,两者都一样令人厌恶。

  作为穿越者,乔修亚有一万种方法让自己变强,对于曾经的传奇战士来说,领地并非是非要继承不可的东西,相比起当领主,孤身旅行的冒险者可能更符合他的性格。

  但是,这并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而是高兴不高兴的问题,他就是想要砍死这个便宜叔叔。

  “差不多该走了。”拍打马儿的头颅,乔修亚朝它嘴里塞了一大把浸过酒的饲料,而这头战马也欢快的嚼着,作为一头有着地行龙血脉的战马,它不仅喝酒还吃肉,乔修亚没少抓野味回来给它进补,而这马也没让他失望,体力恢复的非常快,不然,他回来的速度还要再慢一点。

  翻身上马,乔修亚还是有些不满意:“28级白银巅峰,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假如能够进阶黄金,那么不用几天就能回来。”

  纷争大陆中的等级清晰简单,凡人0~5,黑铁6~15,白银16~30,黄金31~50,极意51~75,传奇76~105,黄金是一个分界岭。

  一般而言,成年男人一般有五级的实力,如果是经过训练的民兵大概是黑铁,精锐士兵和军官基本为白银阶,而第一版本中的玩家能达到的力量极限是白银巅峰,随着版本更新,上限也逐渐解锁,到了第四纪,强大的玩家甚至能够成就传奇之身,真正的影响游戏进程。

  现在他只有28级白银巅峰的实力,还属于人的范畴,并没有跃过超凡界限,实力限制之下,常态奔跑的速度也就稍比马快,算上休息时间,就连号称速度最慢的移动工具龙车都不如。至少地行龙可以日夜不休的行动,也不会因为某些地形而绕路,而乔修亚却还要在某些地方下马步行,牵着马儿缓缓走过去。

  “时间不多了。”回忆到这里,乔修亚摇了摇头:“现在是第一版末期,还算是和平,但等到第二版开始,大魔潮降临,数位邪恶阵营的神明被轰落世间,紧随而来的纷争便会充斥这个世界,战争和杀戮再也无法停息。”

  这还仅仅是第二版,更不用说第三版,甚至是第四版的混沌恶魔了。穿越之前的乔修就是在和它们交手,那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种族。

  “24年,距离混沌恶魔入侵,还有24年,这时间看上去很长,实际上很短。”乔修亚思索着对策:“半年后,魔潮将至,然后全世界都会迎来一个实力爆发期,彻底进入纷争大世,这样的话,一个人是不够的。”

  的确如此,虽然乔修亚相信自己这一次肯定能比前世更强,但一个人再怎么强,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恶魔大军也会感觉杀不胜杀,他需要的是一群强大的战友为他分担压力。

  是和以前一样组建战团,还是创建私人军队,摩尔达维亚这个属于他的领地毫无疑问是他初始的资本,现在乔修亚已经不是那个远南最大战团的团长了,也没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帮助他,如今,他孤身一人,但就算是如此,无论是坠落的神明,还是异世界的侵略者,乔修亚都不会容许对方妨碍到自己的生活,毁灭自己生存的世界。

  前方不远处久是如同哨塔一样的指引路标,沿着路标走很快就能看见一条砖石大道,这条大道直通摩尔达维亚领的主城。

  “走!”听见这催促后,战马开始迅速的跑动,哪怕是地面上有一层冰雪也没半点迟缓。

  雪云覆盖天空,阴影将荒原山脉一齐覆盖,巴掌大的雪片飘散于空,狂乱的飞舞着,在这遮蔽视线的大雪中,有几队商队正缓缓行走在大道上,有些是前往,有些是离开,这些驱赶着温顺地行龙的龙车商人是北地四领与外界交易的重要渠道,在浮空飞舰普及前,这是在恶劣环境中大规模运输物质的唯一方法。

  看到此景,乔修亚不禁感慨一声,这十七天的独行并非是没有看见其他旅者,但自进入北地境内,他就真的再也没见过其他人类。

  实际上,除了冒险者和探索家,绝大多数人类都不会离开城市太远,须知荒原,森林,洞穴中栖息着无数怪物,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葬身兽口,更不用说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次因‘黑森林’而起的‘黑潮’。

  黑森林和黑潮,一直都是迈克罗夫大陆上所有种族和势力最大的难题,好比帝国,帝国疆域广阔无比,占据了迈克罗夫大陆的整个北方,其北方领土直接星坠海,而南部边疆一直延续到大陆中央,要不是大陆中央黑森林的黑潮侵扰,以帝国的扩张速度,早就和远南联盟接壤了。

  侧头看去,他发现一支正准备离开的商队中停了下来,一个看上去有些疲劳的中年男子从车厢中走出,大声说道:“你这是要去摩尔达维亚吗?”

  “是的。”乔修亚一边让马放缓速度,靠近这个车队,一边回答道:“怎么了?”

  这个中年商人的喉咙上有一道伤痕,似乎是刀伤,他皱眉说道:“马上就到飞雪之日,黑潮快要发起,主城中的骑士大多都去要塞那边加强守卫,但大半个月前不知道从哪来了一大群没见过的骑士跑过来,宣布戒严。”

  “我也不吹牛,的确是跑这条线十几年的老商人,连领主大人都见过一次,那些骑士说是没见过那就是没见过……现在城内人心惶惶,我猜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就赶紧走人。”

  他看上去非常严肃:“我是看你一个人走来不容易,这才提醒你一声,假如没什么急事就别去了,现在主城气氛很诡异,几个有名的流浪武士也被他们招聘,开始在街上巡逻,而原本的老熟人全都不见,恐怕过几天就会有大变动。”

  乔修亚大致一想,也就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半个月前,是自己父亲身亡的那一天,高层大多都知道这消息,但还没在平民间流传开来。加上最近的确是黑潮快要发起的时间,护城骑士撤走一部分也很正常,所以主城守备空虚。

  那一大群骑士,肯定是自家叔叔看准时机带过来占好位置,为抢夺爵位做准备,现在城内肯定全都是他们的人了。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乔修亚虽然不了解自己的这个便宜叔叔,但也知道他压根就没多少实力,骑士,还是一大群骑士,他哪里养得起?凭他一个商人的身份吗?别开玩笑了。

  诚恳的对这个商队中年男人点头,乔修亚笑着说道:“其实要我说,你现在也不用着急走,看雪痕不难发现,你这龙车的负载量很高,有许多商品都没卖出去吧?这次就这么回去肯定是亏大了。”

  战士看起来十分淡然:“等个几天,你肯定会得到意料之外的消息和意想不到收获。”

  “走!”说完,也不等这个中年男子反应过来,乔修亚就驭马朝着主城疾驰而去。

  “唉……现在的年轻人。”中年商队不由得叹了口气,“都说了那地方现在很危险,怎么就不听人劝呢……不对!”

  他突然皱起眉头,摸着下巴努力回忆着些什么:“这家伙,看起来好眼熟啊……嘶,难道?!”

  “黑森林黑潮吗,仔细算算,差不多的确是这个时候,我那老爹和叔叔挺会抓住时机,一个死一个抢,真是赶巧。”

  所谓的黑森林,便是被魔力和自然眷顾的森林,它们生长极为迅速,生命力顽强无比,哪怕是砍得只剩一个树桩,几天内也会抽枝长芽重新发出幼苗,而依靠黑森林生活的野兽魔兽群落数量也是非常惊人。

  而黑潮,便是黑森林因某些原因暂时停止了成长,大量野兽魔兽因没有食物而朝外掠夺产生的,它们冲击人类的城市和要塞,悍不畏死,粉身碎骨也没有丝毫迟疑,倘若有独身的旅者撞上,没有黄金级的实力想跑都难。

  曾经有位贯天之塔的白袍巫师推测过,黑潮其实是黑森林扩张的一种手段,死去的魔兽身上携带着植物的种子,而血液,骨头和内脏都会成为土地的养料,击退黑潮后,只要不用火去净化一遍,不出几年就会在原地出现一片新的黑森林,反过来孕育新一代的各类魔兽。

  如果乔修亚继承了凛冬伯爵的爵位,便有义务率领骑士和私军抗击黑潮,守护子民,甚至还要突入兽群之间,斩杀能够威胁到要塞城墙的强大魔兽。

  “现在城中原本属于我的骑士,应该都已经去黑森林边上的要塞那里,剩下来留守的也应该不是我叔叔带的那一群人的对手,肯定早就撤退。”

  固然,异界和游戏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纷争大陆是号称你在游戏中能做到,那么假如现实中有魔法斗气,你在现实中也一样能做到的类现实深潜入游戏,可经验也不能完全照搬。

  一个战士,一生就算是活在战场上,战斗的机会也不会超过百回,能斩首超过五十,就可被称为勇士中的勇士,而冒险者同样也是如此,真正的冒险需要谋划数个月,算上途中的时间,几年才能算上一个来回,一辈子也就七八次大冒险就要退役。

  而玩家却并非如此,从开始游戏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要为了经验,任务,装备等等原因去战斗,他们的每一丝经验,每一个等级中都浸透了战斗的血,每一个技能,每一个装备都是为了更好的战斗而选择练习。

  尤其是乔修亚,他前世是一名退役军人,更是一位武道馆馆主,因大同世界几乎无人习武,才去玩这种游戏,他进入纷争大陆的目的,就是为了体验在现实中无法进行的的厮杀和战斗,倘若说其他人偶尔还会在游戏中旅游和看风景,那么他便是纯粹的战斗,对更强更难的怪物挑战。

  游戏里记录玩家成就的列表中,最高的一般是白金级奖杯,这已经是非常难达成的成就了。

  即便现实与游戏不同,但哪怕是现实,他也是能干脆利落扭断人胫骨的精锐士兵,武道强者。

  “我叔叔的那些骑士有多少人?”曾经的传奇战士双目中燃烧着火焰:“能让我开心多久?”

  没有人回答这些问题,乔修亚嘴角翘起一个复读,他沉默的驾着马,朝着前方奔驰而去。开奖现场